红色帽子——情绪和感觉

万保人力资源   2013-07-22   浏览量:565

分享到:

与不偏不倚的、客观的信息相对立。预感、直觉和印象。无须给出证明。无须提出理由和根据。

 

   红色帽子所讨论的是思维中的情绪、感觉以及其它非理性方面。它为把思维中的这些情感表达出来提来提供了一条正规的和明确的途径。如果情绪和感觉被排斥于 整个思维过程之外,那么它们就会隐藏起来并以一种潜在的形式影响整个思维活动。情感、感觉、预感和直觉在思维过程中都是强烈而真实的,红帽思路就承认这一 点。白帽思路是一种不偏不倚、客观的和不带感情色彩的,而红帽思路却与之恰恰相反。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这桩交易,它令我讨厌。我不喜欢这个人, 也不想和他作什么生意,这就是我对此的全部看法。我有个预感,教堂后面的那块地皮不出几年就能卖个好价钱。这种设计简直是异想天开,根本无法成功,实施它 纯粹是在白白扔钱。我知道享利玩世不恭,他也曾捉弄过我们,但是他干起活来却是那样的干净利落,这一点真让我着迷,所以我喜欢他。

   我觉得这桩交易肯定成不了,而且到头来还会惹一场大官司。我感到这种形势对我们很不利,不管我们怎么干都将会里外不讨好,我看还是避开为妙。任何思考者 要表达情感都得伸手去拿红帽子。这顶帽子为从纯粹情绪到强烈预感等这一系列感觉的表达开了绿灯。用红帽思路来思考从来不需要对这种感觉加以证明和解释,红 帽会使你成为感情丰富的思考者,使你对事物的情感反应不必通过一步一步的呆板推理而得到。


   情感是困挠思维呢?还是思维的一部分?

  情感在思维中何时起作用?

  易动感情的人能成为善于思考的人吗?


  传统的观点认为情感会使思维产生混乱。善于思考的人也必定是冷漠、超然,甚至是毫无表情的,他们必定是毫无偏见,一向都秉公而论,从来不感情用事。甚至有人时不时地声称说,由于妇女们太多悉善感以至于难于产生思维的佼佼者者,而且由此还影响到她们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

  然而,任何一个良好的决定最终还是富有情感的,我强调“最终”这个词。当我们用思维去描绘一张地图的时候,价值和情感支配着我们怎样选择路线。后面我还会回到这一点。

  情感与思维相关联并使这种思维在一瞬间适应于我们的环境和需要。情感是大脑活动中固有的重要部分,绝不是一些残渣沫者鲁莽闯入的局外者。

  在以下三种情形中,情感会影响思维。

   诸如害怕、愤怒、憎恨、怀疑、嫉妒或爱等情感,可以说是一种极其强烈的背景,这种背景限制着所有的知觉并为其涂上了某种颜色。红帽思路的目的就是认清这 种背景,从而注意到这些情感所产生的影响。思维的整个过程或许都受到这种背景情感的左右,它可以和某个人或某种情形密切联系,或者和别的理由相一致。

   第二种情形中,情感往往由最初的知觉所触发。当你察觉到自己受到了某人的蔑视,那么从此以后,你关于那个人的整个思维都会笼罩上这种感觉;当你察觉到 (或许是错误的)某人正说的一件事是出于利己主义的考虑,那么从此以后,你就会对那个人说的所有事情打折扣;当你觉得某件事情只不过是一个花架子,那么此 后碰上类似的事你就会不予信任。总之,我们很快会形成这种简单的判断并为随之产生的情感所左右。红帽思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它使些情感刚一产生就会立刻显 露出来。

  如果我戴上我的红帽子,我会说,从你的提议中看出你对自身利益的考虑多于对公司利益的考虑。

  我的红帽思路告诉我,你反对这项合同只是为了保住你的饭碗而没有考虑股东的利益。

   情感能够起作用的第三点是在形势图已经形成之后,这张地图上也应该包括被红帽思路发现的情感。情感——带有浓厚的个人色彩——在这时将影响到图上的线路 选择。每个决策都有其相应的价值基础,我们会根据价值的判断而作出富有情感的反应。命名如,我们对于自由价值的反应必定是带有情感的,尤其是有我们被剥夺 了自由的时候。

  现在我们对于可能面临的情况已经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让我们都戴上红色帽子,对我们的行动做出富有情感的选择吧!

  这里有二种可能选择:继续罢工或者进行谈判。我倾向于前者,我觉得还不到谈判的时候,双方都还没损失到想放弃斗争的地步。

  对那些看到了在思维过程中表达情感价值的人来说,红帽子语言为这些感情的合理化提供了有益的帮助,这样,情感就能在完成了的地图中占据其位置。

  但是,红帽思路能够总是让那些隐蔽的情感暴露出来吗?

  我反对对他的任命,因为我对他提升得这么快感到嫉妒。

  会有人总是真正显露这种嫉妒吗?恐怕没有。但是红帽子语言关于这一点却允许使用这样一种表达方法。

  我要戴上我的红帽子,然后我要说,我觉得反对乔治的晋升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嫉妒。

  另一方面:

  我将使用红帽子的功用,然后我就会说,我反对乔治的晋升,而这只不过是我的感觉罢了。

  应该记住,一个思考者在他或她思想的隐秘处可以选择红色思考帽,这样,思考者就可以用一种合理的形式,将他或她的情感表达出来。

  这里可能就是害怕的原因,对混乱状态的害怕与工作变化有关。

  是的,我非常气愤;那时我只想着要进行报复,我不愿这样被欺骗。

  我必须承认,我正好对这个工作感到不愉快。

  红帽思路鼓励这种发现:“这里正好夹杂着什么样的情感因素?”

摘自《六顶思考帽》(副标题:《迅速搭建智力资本扩张的平台》),爱德华·德·波诺(Edward De Bono)/著,冯杨/译,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年1月出版。

您还可能喜欢的新闻